八十九歲,我還有一塊蛋糕

隨著時光的流逝,對於生命我們還期待些什麼?



如同往常的晚間八點,急診總是喧鬧的如同菜市場,往來人潮絡繹不絕,這樣形容或許不是很恰當,但這正是每天急診的日常。


記得這天是夏日的晚上,即使是晚上戶外溫度還是滿悶熱的,外頭可能伴有些許的熱風,但可以肯定的不是個下雨的夜晚,穿著疫情防護裝備的我們,在急診室內即使有空調,溫度跟外頭相比也好不到哪裡去,防護裝備內可以說是被自己的汗水澆得滿身濕。在這樣的狀況下工作,其實很不舒服,但該處理的病人還是得處理,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停下來脫裝備喘口氣喝口水~


在眾多的病人當中,對於一位89歲的爺爺,特別印象深刻,他絕對不是當晚我看年紀最大的病人,也不是當晚來急診最嚴重的病人,更不是當晚所有病人裡頭最難搞的一位。


一般來說因為急診工作忙碌的關係,病人量很大,要記住每一位病人可以說是滿困難的,尤其是一天工作下來,對大多數的病人停留的記憶就是在手上處理過,目前狀況是變好或變壞,下一步要做什麼,至於病人本人或家屬通常印象都會很模糊薄弱。但這位89歲的伯伯竟然在我工作一整天後,還可以印象深刻,想必是在急診發生了什麼驚心動魄的事情吧?


在還沒看到這位病人之前,我點開了急診的醫令系統,瀏覽了伯伯過去的病史,好像除了老人常有的三高,沒有一些其他特殊的嚴重疾病;又點了檢傷量到的生命徵象,還算穩定,主訴是今天晚上開始微燒。內心想著這個主訴,配上這樣的年紀,大概又是一個要抽血而且住院可能性很高的病人,或許還是一個臥床或是安養中心的個案。


依然記得這位伯伯是在家人陪同下坐著輪椅進到我看診的診間,輪椅旁邊還有一隻拐杖,看來他平常可能還算身體硬朗可以透過拐杖慢慢走路,旁邊帶他進來的是年紀也有60的兒子女兒們,猜想應該是家庭關係緊密且感情良好。


主訴是微燒,想當然,問診跟理學檢查大概都是圍繞著發燒出發,問診的過程中,大部分的問題都是由伯伯本人親自回答,中氣十足,少部分由家屬補充,除了因為病人有些重聽導致我必須說的比較大聲之外,整體的邏輯思緒都還很清晰。


在問診的過程中,大概每隔幾句,伯伯就要跟我強調一下今天是他生日,但他竟然還要出現在急診,可以感覺得出來他有些沮喪,問我可不可以看完就回家,而且還心心念念家裡還有一個蛋糕沒有辦法回去吃。我跟一旁的同事不禁莞爾,內心想年紀這麼大把了,竟然還會對自己生日以及有沒有吃到蛋糕那麼在意,也是挺可愛的。


但身為急診醫師,對於年紀這麼大的病人又合併有發燒,是不會冒著風險開開藥就讓病人回家,於是我請同事幫病人抽血照X光留小便做檢查。接著其他病人就大量湧入,我也就沒時間理這位病人,直到他的抽血報告,小便驗尿報告跟X光都出來為止。


等到好不容易有些喘息時間時,點開伯伯的各項檢查,除了小便輕微的感染之外,白血球發炎指數,肝腎功能等報告都很正常,X光也沒有明顯異常。於是到病床旁邊評估了一下病人的狀況,精神看起來不錯。又再一次,伯伯問握住我的手說,醫生~我說可不可以不要住院,今天是我生日,而且家裡還有蛋糕沒吃。看了看手錶,這時候已經是晚上10:30,距離生日結束只剩下一個半小時。


於是我請他的家人跟我一起回到診間,透過電腦和家人解釋剛才檢查的結果跟我對伯伯的病情評估,在討論過後,決定讓伯伯帶口服的抗生素跟藥物回門診追蹤。


其實當下內心是很開心的,因為伯伯的病情是相對輕微,而我可以很放心地讓他回家,且他也可以不用很沮喪而能夠開心的回家過生日,更可以吃到心心念念已久的蛋糕,著實替他感到高興。我跟同事還趁著空當的1~2分鐘,專程再次走到伯伯的床邊,親口跟他說聲可以回家吃蛋糕,並祝福他生日快樂,看到伯伯臉上開心的模樣,感覺一整天的疲憊都獲得了救贖~


謝謝這位89歲的病人,在我忙碌且疲累的急診工作中,在每天面對許多疾病與死亡的沈重壓力下,感受到生而為人的感動。伯伯,生日快樂你還有一個半小時可以享受屬於你的生日和蛋糕!這個日子,我會特別記下的。期許自己未來也能夠像伯伯一樣,隨著年紀漸長,還可以持續感受生命的喜悅,過好每一天,也還會期待每一年生日的到來~



#medicine #doctor #emergency #er #patient #taiwan #work #story #birthday #89 #cake #future

40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