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訂閱部落格,取得最新文章及資訊

Articles: 文字

最討厭過年了

年節將至,你準備好了……嗎? 農曆年節期間,急診中總是流傳著這麼一句話:有一種冷是爸爸媽媽覺得你冷,有一種餓是阿公阿嬤覺得你餓,有一種虛弱是久未歸國的兒子女兒覺得你虛弱。 一年一度最重要的節日,農曆過年又將來到,過年就對於華人來說,是家人團聚,彼此分享生活的一段時間,同時也是一年一度長輩互相比較,互相吹噓的場合,更是晚輩爭相展現孝心的時刻。但對於急診人來說,一年裡頭最討厭的節日大概也就是過年了吧~ 為什麼會這麼說呢?因為過年期間,所有醫院的門診幾乎都跟著停診,外面的診所也幾乎全部沒有營業,可畢竟急診標榜一天24小一年365天全年無休,竭力為民服務,身為苦主的急診醫師、護理師,想當然耳還是得上班。再加上人潮流動,大魚大肉,傳染病、腸胃炎等更是不勝枚舉。 原本已經人潮滿滿的急診,一到大過年,就會盛況空前,水洩不通,各路英雄好漢齊聚一堂。當然,會不喜歡過年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會出現許多久未見面,久別重逢的親戚或家人,然後以下這類故事和橋段就會相繼上演…… 晚間吃完飯後,一位50歲上下的男子,手挽著一位撐著拐杖,年紀約莫80上下的奶奶,緩步走進診

年輕女性下腹痛,急診醫師的惡夢

峰迴路轉~ 恩...八點檔劇情,真實在急診室上演,比起醫學本身,更難處理也更棘手,是急診醫師的另一種惡夢。不知道是因為時代不同,還是因為活在白色巨塔裡面,原來現在外邊的世界這麼精彩熱鬧。 那是一個深夜,一位年輕女子和一位年輕男子走進急診,女子身體前傾,一手摸著肚子,一手緊緊得掐住那位男生的手,可以看得出來應該是肚子很痛所以前來急診就醫,果不其然主訴是一個小時前下腹痛。而他身旁男子則是一臉擔心,皺著眉頭,扶著那位女子走進診間。 對於急診醫師來說,這樣的情景大概都不陌生,年輕育齡女性突然下腹痛,心中一定會馬上跳出一些鑑別診斷。於是我馬上找了張床給她躺下,請一起上班的護理師,推了移動式超音波來到床邊,拉上簾子,並讓該位男子在圍簾外稍等。 在護理師抽血的同時,我開始詢問一些重要的問題,包括是否可能懷孕,什麼時候開始下腹痛的,有沒有可能撞到肚子,並且詢問稍早是否有性行為等。 雖然說這些問題大多都很私密,但對於急診醫師來說卻至關重要,所以多數的病人對於被問到這類的問題時,常第一時間會支支吾吾,思考許久才勉為其難吐出答案,這位病人也不例外,後來表示大約一個多小

標記

台灣系列—台北 一早搭在了紅線上面 想起那段往返關渡的日子 那段荒唐卻也意想不到的日子 想想似乎也是記憶的一部分 時間偷走了很多東西 卻也釋放了很多 當所有的接觸都變得謙恭有禮 有些事情我們都還記著 可卻忘了該標上與誰的日期 屬於誰的記憶 而時間已經不再回頭 但我們終究要面對過去的自己 然後和解 #medicine #doctor #emergency #er #patient #taiwan #poem #poetry #story #Taipei #winter #ridiculous #days #metro #memory #tag #label

皮膚有蛇~又痛又癢

原來是水痘帶狀疱疹病毒惹的禍 水痘隨著疫苗的普及和推行,現在的年輕族群,許多小時候都有接種過水痘疫苗,因此盛行率越來越低。然而,隨著台灣外籍移工或是外籍人口逐年增加,臨床上偶爾還是會遇到新發生的水痘。 步入老齡化後,年輕時得過水痘的族群,隨著年紀增長,免疫力下滑,潛伏在神經的水痘病毒,就會伺機而動,進而出現帶狀疱疹,也就是俗稱的皮蛇。 簡介 水痘帶狀疱疹病毒,傳染性極強,在疫苗還沒有普及之前,大部分的人都在小時候得過,不過隨著年輕世代疫苗的普及,水痘如今已經不是那麼盛行。水痘一年四季都會看得見,不過根據統計,冬天跟春天又是較為盛行的季節。過去如果有得過水痘,隨著年紀增長,免疫力下降,有可能會讓藏在神經根的病毒跑出來,形成帶狀疱疹。 傳染途徑 水痘帶狀疱疹病毒是通過空氣和飛沫傳染進而散播到手感染者的呼吸黏膜上,當然直接接觸水泡中的分泌物也有可能造成感染,但相對來說比例比較低。 診斷 因為水痘帶狀疱疹在臨床上的疹子跟表現其實滿特別的,所以大多都是臨床診斷,也就是不需要透過抽血、影像就能做出正確診斷。當然有時候需要做確認的時候,還是可以抽血去檢驗確認,

空間與時間

面對急診的死亡~留下來的那個人 在急診上班,每天都會遇到許多生老病死,到院前心跳停止(Out-of-Hospital Cardiac Arrest, OHCA)更是三不五時就會碰到。 由於需要面對大量的病人,每位經歷大風大浪的急診醫師,面對死亡時的情緒都會有屬於各自處理的方式,對於急診工作中遇到的死亡也早就習以為常,上班的時候,不會有過多的情緒起伏,總是以平靜的心情、清晰的邏輯思考來處理危及病人的狀況。而在處理及和家屬解釋完這床病人,可能又需要緊接著處理下一位病人。 即使剛剛急救過程可能驚濤駭浪,對於死亡,我們可能不會有太多的情緒波瀾,畢竟,病人來來去去與死亡,已經是急診的日常。 當病人因為到院前心跳停止,被送來急診,進到急救室,急診的團隊早就按照清楚的分工,湧向病患,該插管的插管,該壓胸的壓胸,該給藥的給藥,該掃超音波的掃超音波,該抽血的抽血,該電擊的電擊。在最短的時間內,把能夠執行的急救標準流程執行到位,乾淨利落。 接下來就是找出什麼原因造成病人到院前死亡。病人倘若沒有救回來,大多時候也無法在當下立即找出造成死亡的原因,多數時候可能還是需要走

台灣系列—花蓮 遠離了台北的陰雨綿綿 不再潮濕也不再寒冷 冬季的午後,攝氏20度出頭 是一片帶有一點檸檬塔色的藍天 利用空檔,打了通電話,好像也沒有特別的目的 只是想聽聽熟悉的聲音 當所有的情緒濃縮成了輕輕地一聲「欸」 那些沒說出口的,就留給各自想像 還請容許我任性的把時間轉慢,在這個美好的季節 #medicine #doctor #emergency #er #patient #taiwan #poem #poetry #story #Hualien #winter #afternoon #phonecall #season

失「溫」列車,煞不住~

低溫特報,你準備好了嗎? 最近東北季風來襲,氣溫直直降,再加上濕冷的天氣以及刺骨的寒風,在室外,不多加幾件衣服,大概沒三兩下就受不了。 當然隨著天氣變冷,許多氣溫急劇變化容易產生的疾病,在急診也開始慢慢變多,像是腦中風,心肌梗塞等等,而另外一群病人,有可能會進到急救室的就是低體溫的病人了。大家平常其實都很害怕發燒,反而鮮少聽到關於害怕體溫不高的狀況。 然而在急診,遇到低體溫的病人,可是不寒而慄~因為體溫過低,可是會產生一連串不必要的生理反應,甚至危及生命。 這邊的體溫,是指人體的核心溫度,也就是人體重要器官的溫度(腦、心臟、腸胃道、腎臟等),常見的測量方式有肛溫、食道溫。而一般來說我們唾手可得的體溫,大多是量耳溫、額溫、腋溫等,測量的是體表溫度,然而體表溫度有些時候沒有辦法真實呈現人體真正的溫度,常會受到氣溫、濕度、穿衣多寡等影響。 基本上在急診,會將低體溫的病人分成四大類,而主要區分依據是以溫度來做區分。 第一大類:輕微低體溫,體溫大多介於攝氏32~35度,此時病人大多意識清楚,但會開始產生不自主的顫抖。遇到這樣的情況,可以盡快採取以下措施:趕

夜晚

台灣系列—北台灣 走入醫學的多年後 一個寂靜的夜晚 倏忽想起那年大體課程的老師 還有在學期結束最後的那天 乘著車到陽明山的花園裡頭 感恩的將老師安放於花叢之下 多年以來這一幕好像在醫學生涯中漸漸被遺忘 而熱情似乎也在繁忙臨床工作中逐步遞減 但在今天的這個夜晚裡 埋藏深處的記憶再度浮現 感念著老師及師丈的成全 這一刻,又有了繼續努力下去的動力 #medicine #doctor #emergency #er #patient #taiwan #poem #poetry #story #night #silence #motivation #keepgoing

起床~該去餵奶囉

半夢半醒,是真是假~ 以前還是菜鳥的時候,需要輪訓到產房,產房也總是充滿刺激的大小事,當然最喜歡產房的,莫過於可以看到新生命的誕生,看到身為母親的辛苦,挺著肚子懷胎10月,飽受各種身心的不適,最終嬰兒呱呱墜地感動。當然在產房,也是充滿危險,各種急產,各種難產,各種產後併發症,也是天天都在上演~ 和其他病房不一樣的是婦產科病房的晚上總是十分精彩,大部分小孩都喜歡選在半夜出生,明明已經待產很久,就是不喜歡選在白天人力比較充足的時候出來,都喜歡選在大半夜的出來調皮搗蛋。 通常剛出生的小朋友都會待在嬰兒室,而母親則會回到病房休息,而隨著現在母乳越來越流行,許多母親在情況允許下,都會選擇擠母乳~不過因為嬰兒剛出生的時候,喝奶時間很不固定,而且頻率很頻繁,所以剛生完小孩的母親,常常就需要半夜起床到嬰兒室餵奶。 還記得那天晚上,坐在婦產科病房護理站,趁著空檔,手指快速敲擊鍵盤,打著今日仍未完成堆積如山的病歷,突然間,看見一個剛生產完的媽媽,睡眼惺忪地走過護理站,此刻正值凌晨兩三點。 畢竟病人進出護理站,身為醫療人員也有必要做安全的把關,所以便問了媽媽說要去哪?

是時候學習面相學了,你這個…印堂發黑

醫生,你看我這樣是生了什麼病? 感覺是該來學個面相學了,最近這種感觸特別深,畢竟一天到晚病人一進急診,才看到接觸他一秒鐘,就要問醫生,你覺得我生了什麼病? 一般來說,一個疾病的診斷其實是由許多環節所構成,除了我們所熟知的問診,理學檢查之外,許多都要輔以影像學甚至是抽血檢查才會知道,有些疾病更是需要時間的變化等才有辦法診斷。 當然也有些疾病是可以在看到病人的幾秒內,就有正確的診斷,包含了一些特殊的疹子,因疾病引起的臉部表現等,但畢竟在學海無涯的醫學領域裡,這樣的疾病只佔了極少部分。 中醫裡頭,強調望聞問切。而在西醫理學檢查中,視診也是很重要的一環,透過雙眼仔細觀查,從頭到腳,看疹子,看眼白,看有無發紺看頸靜脈,看唇色,看粘膜,看瞳孔,看呼吸型態,看有無冒汗,看有無瘀青,看有無外傷,看四肢是否對稱……等等 當然,在急診待久了,有時候第一眼看到病人,心裡頭就已經有了一些初步的臆斷,或是可以推估或猜測這個病人的危急程度。甚至有一些更老練的醫師,在看病人一眼之後,就跟你說這個病人接下來要死了,或是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練就一身面相學功夫~ 但畢竟醫師不是算命

日本系列—九州別府 霧散開了後 靜謐的森林與溪水好像沒有改變 蕩漾的水痕,樹梢與葉子表面的露珠 是被悄悄撫摸與留下的幽微記號 似乎就在霧中,有人不經意的來過 #medicine #doctor #emergency #er #patient #taiwan #poem #poetry #story #japan #kyushu #fog #foggy #beppu #hotspring

醫護禁忌多,當心別踩到紅線

信不信,諧音梗也可以~ 身為醫護人員,尤其是最前線的急診,從以前讀書到現在臨床工作,所學的都是根據科學實證而來。我們在看病及處理問題時,也都是抱著實事求是的精神,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所以照道理來說,我們應該就是活在科學裡的一群人。 但畢竟醫學有他的極限,也有許多科學沒有辦法解釋的狀況,又加上每天忙碌狀況也會不一樣,身為普通人的我們,也都希望自己上班可以順遂一些,病人少一些。 當上班特別忙碌的時候,總要有抒發以及怪罪的管道,自然而然,就會回溯在上班前或上班的過程中,有哪裡和平常不一樣。所以在醫護當中,就出現了一些口耳相傳的禁忌,而且有些人還特別相信並堅定執行。 在一開始進醫院的時候,身為菜鳥,學長姐說了一堆禁忌,我們當然是能遵守就遵守,能避免就避免,能不吃就不吃,但隨著在臨床走跳一陣子,有些禁忌好像也就沒有那麼在意了,反正吃或不吃,做或不做,病人都還是一樣很多,臨床還是一樣忙。 之前甚至有台灣的醫師們,為了這些傳聞,實事求是的做了研究報告,最後證實吃鳳梨對於臨床忙碌程度並沒有顯著影響。 而現在的我,也沒了這麼多束縛,想吃就吃,想做就做~但是,在臨床

溫暖的感覺

生活隨筆—新竹禾園茶館 一直都很喜歡人潮流動的聲音 茶館裡,背景是輕鬆舒服的音樂 坐在入口處的高腳木椅上,看著人流進進出出 伴隨著吃飯湯匙碗筷敲擊的聲音 電話訂位的聲音,收銀台鍵盤的聲音 茶水注入杯內的聲音,咖啡磨豆的聲音 還有彼此分享聊天的話語 這些背景音,融合在一起,給人一種安定且溫馨的感覺 餐點不需要太過花言巧語,而是最真實的味道 沒有太過絢麗的擺盤與繽紛的色彩 卻在舌尖感受到食材豐富的味蕾 坐在這,即使什麼都不做,把自己放空,融入到這樣的環境裡面,也很舒服 店內的綠意盎然,可以說是讓都市的人們,有機會享受大自然的氣息 喝杯暖暖的茶或咖啡,更可以讓自己的疲累以及壓力或的舒緩 新的舊的物品擺在一起,沒有衝突感,反而像是處於文化的交叉路口 可以欣賞現代的美,卻保有舊時代的純淨感覺 如同歷史的長廊,坐處時代與時代的斑斕模糊的地帶 而進進出出的人潮,也為這裡帶來流動與活力,更添一份人文色彩 柴米油鹽醬醋茶,一直都是生活的本質 顧客與掌櫃之間的真情互動,寒暄問暖 更是最真實的樣貌,最令人動容的畫面 一家店的精髓,不在於裝潢的成本,擺盤的絢麗,廚師的名

思緒

台灣系列—花蓮 閉上眼睛 少了一種感官後 聽覺觸覺嗅覺似乎都被無限延伸了 雨水打在遮雨棚上的滴答聲 床緣邊磨著皮膚的彈簧突起 北部雨不停歇的潮濕發霉味 以及 翻湧漲退的思緒 #medicine #doctor #emergency #er #patient #taiwan #poem #poetry #story #wreck #hualien #beach #tide #wave #thoughts #sensation

點滴點滴,大筒大筒~點滴在心頭,太神奇~

醫生,可以幫我吊點滴嗎? 大約有一半的病人來到急診,會問同樣的問題,不管是哪一種不舒服,彷彿點滴就是救命神藥一樣,打一打點滴,病就會好起來~有些更誇張,拒絕一切的檢查與藥物治療,卻堅持一定要打點滴,這樣的情況,天天在急診上演。有時候病人及家屬最擔心的不是病人疾病的狀況或是變化,而是點滴滴完了怎麼沒有繼續滴,不吊點滴病人會好嗎? 這裡的點滴是只單純輸液,沒有合併使用其他藥物。 事實上,在醫學中,點滴輸液有很多不同的類型,有些是單純的食鹽水,有些是添加了某些特定離子,有些則是添加了一些糖分或是營養成分。而輸液種類百百種,內含物也有所不同,其實也是一門很有趣的學問,要使用哪一種輸液主要是要根據病人本身的需求和疾病下去做選擇及補充。當然點滴畢竟是人工製造,雖說是盡可能符合人體的液體,但畢竟沒有一種點滴是十全十美,和我們身體是百分之百一樣的。 臨床上比較常見一些可能需要吊點滴的情況,包括病人因為各種原因脫水,身體某些部分出血,某些類型休克,電解質不平衡等。但其實大部分許多情況下是不需要點滴的,而甚至有些情形給予點滴或輸液反而對疾病有害,加劇疾病的進展(心臟

你可有聽到,那吵雜的聲音?

聽到了嗎?聽到了嗎? 每間醫院的急診室規模及配置都大不相同,而我們急診主要有分成處置區及留觀區,留觀區主要就是病人等住院,等檢查,或是需要在急診觀察的病人會待的區域。留觀區總共分成5區,編號1~6,跳過4號,畢竟華人對於四這個數字相對還是比較敏感,尤其在急診這個充滿生老病死的地方,更是觸霉頭。 1~6觀區每區約莫有8~10張床,通常在留觀區的病人都已經過處置區處理過而相對比較穩定的病人,所以夜班的時候,通常只會有一位醫師負責留觀區所有的病患。 前陣子因為疫情的關係,留觀6區主要是放置確診病患,和其他區的病人隔開,也因為這樣,要進去看診和處理病人需要穿脫相關個人防護裝備,變得比較困難。 還記得某天晚上,約莫是凌晨一兩點,在留觀室六區的病人半夜說睡不著覺,覺得很吵,所以向留觀護理站反應,不過對於這樣的反映,我們一開始也不以為意,畢竟醫院急診室24小時運作,人流進進出出,隨時都在處理病患的不適,況且醫院不比飯店,更不可能在半夜的時候保持全然的安靜。 然而這位病人抱怨一次不打緊,一連抱怨了好幾次,我和同事想說,好吧,總是要去安撫一下病人的情緒以及和病人說

沈船

印尼系列—峇里島 有些事,沒有問出口,也不需要追根就底 不願意說,或許也害怕聽到 此刻再知道也無關緊要 如同那些擱置在海底的沈船 讓時間帶走一切 終究只會剩下一些斑駁的船骨,以及安靜的沙地 任海水與時光流淌 偶爾從水面打下一道光束,隨即暗去 #medicine #doctor #emergency #er #patient #taiwan #about #poem #poetry #story #wreck #indonesia #bali #beach

為什麼會乾眼症?我是不是個沒血沒淚之人

眼睛乾澀不舒服,又有異物感,我該怎麼辦?該如何治療? 最近上班好多同事突然之間都戴起眼鏡來,不問不知道,一問才發現,原來大家都有近視,只是平時習慣戴隱形眼鏡,然而因為最近時常感覺眼睛乾澀不適,所以才戴起眼鏡來。 現代人長時間使用電子產品,上班用電腦,下班滑手機看平板電視等,時間一拉長,常常就會有眼睛乾澀不舒服的狀況,甚至會有異物感,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遇到這樣的問題又該怎麼辦才好? 乾眼症是現代人好發的且常見的眼科疾病,當淚水無法提供適當眼部足夠的潤滑和保護時,就會出現乾眼症的症狀,常常造成眼部不適,可能出現燒灼感或異物感,甚至對生活造成影響及不便。 乾眼症常見症狀 1. 通常會影響兩側眼睛造成兩側都有症狀。 2. 眼睛異物感、刺痛感、燒灼感或是被刮到的感覺。 3. 眼周圍絲狀的黏液或分泌物、眼睛發紅。 4. 對於強光會變得很敏感。 5. 晚上開車的時候變得困難。 6. 戴隱形眼鏡變得困難。 7. 眼睛容易疲勞、或是自覺視線變得較模糊。 8. 淚水分泌可能變多,我們人體在眼睛很乾的時候或不舒服的時候,會想要刺激淚水的分泌,不過如果是淚液組成失衡或

24小時台東

沒想到會是以這樣的方式再度踏上台東的土地 過去這十年,沒有踏上過台東,印象都還停留在十幾年前。也沒有特別的原因,單純就是生活變得太過忙碌,還有台東距離目前居住地相對遙遠,所以,對於台東的印象已經模糊。 前些時候,還曾利用3~4天的假期到過花蓮的南方,幾乎抵近台東縣的交界,不過又卻步了。過去的我如果有時間,總是喜歡漫遊的方式,不愛趕行程,喜歡慢慢享受沿途的風景,也喜歡隨自己的喜好,遇到喜歡的地方,就多停留久一點。 而近期台東又再度躍上了台灣新聞版面,原因無他,9月這次的地牛翻身,讓台東及花蓮都傳出不少災情,想當然,沒特別的事情也不會在這個時刻前往台東,不過總不如自己預期及規劃,因為某些原因,我做了這輩子大概不會這麼做的事,在剛大地震完24小時內來回了台東了一趟。其實跟旅行扯不上一點關係,而是因為家中的某些事,需要臨時且緊急前往台東一趟。 因為剛地震完的關係,擔心地質不穩,選擇了從台灣南部繞南迴進台東。車子在高速公路上奔馳著,眼前的景物也飛快的掠過,從下午天還亮著,到華燈初上,車子逐漸沒入黑夜,也逐漸被靜默給包圍,車子熟悉的爵士樂清單循環著播放,畢竟

灌食空針直直落,是要撿還是不要撿

學姊值班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想知道嗎? 記得以前剛進臨床的時候,對於大多數的事情都覺得很新鮮,總是充滿對未知事物的好奇與熱情。當然,剛進醫院還在學習的階段,每次對於學長姐在醫院值班都覺得很熱血很有趣,也都會期待有沒有可能遇到一些白天看不到的急症。因此只要有機會,都會主動留下來跟學長姐值小夜班學習。 依稀記得當時剛進臨床輪訓小兒科,晚上小夜和學姊待在護理站處理手邊工作,當時的我主要還是以觀摩學習為主,夜班的人力當然不會像是白班人手那麼多,護理站也常常除了值班人員外,空無一人。 當然隨著年紀增長,在醫院值班以及上夜班已經成為常態和生活的一部分,回想年幼無知,青春熱血,總是會感嘆一番。就像現在的我,沒有辦法理解學弟妹為什麼放著可以休息的時間或是屬於自己的時間不用,要留下來跟學長姐一起值班或上夜班,浪費美好的青春。 所以當時值班的學姊看我很認真的在旁邊但什麼都不能做卻又對所有東西都充滿好奇的時候,也會忍不住跟我聊聊,詢問我留下來的動機。 那天剛好是相對風平浪靜的一個晚上,所以學姊處理完手邊的工作之後,就在護理站和我分享一些過往的經驗,後來我記得我問了學姊

Articles: Blog2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