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八月八日

已更新:8月15日

那個不願回想起的父親節,願你們已經度過最黑暗的時期



那是個炎炎夏日的午後,太陽毫不留情地照著大地,連醫院車道的柏油路,都為之蒸騰,彷彿沙漠中海市蜃樓的場景,竟也出現在急診室的正門口。不過這不是一個尋常的夏日午後,尋常的只有同樣悶熱的感覺。


救護車的鳴笛聲,從遠處傳來,頭抬了起來看看時鐘,下午2點多,救護車的聲音更加接近了,已經抵達急診的大門口,過沒多久,檢傷就大喊,急救室~原本計畫忙完要去吃午餐的我,只好戴起了手套,進到急救室。


一個約莫40歲的男子,中等身材,人看起來很不對勁,且喘得厲害,伴隨著豆大的汗珠,不斷的從額頭上冒出來。看起來就是狀況不好的病人。


急救室的夥伴們圍了上去,有效率的處理病人,而我邊開立該做的檢查,邊詢問病人的病史及狀況,邊做理學檢查,能給的治療都先用上了。在做完初步檢查處置後,等待檢驗結果的同時,喘的狀況都未有改善,評估後,建議病人插管,於是向家屬解釋著目前病人的情況以及需要插管的原因等。


焦急地聽著病解的是病人的太太,約莫也是40歲上下,旁邊跟了一個大概是唸幼稚園大班或是小學1~2年級的小男孩,可能對於現在在哪裡都還搞不太清楚的年紀。


男子的狀況越來越差,家屬還在猶豫無法決定是否插管的時候,心率監測器發出警示聲偵測不到心律,脈搏一摸,摸不到脈搏!


家屬此時才下定決心表示願意插管並且積極搶救病人,於是開始了壓胸插管電擊的標準急救流程,而在急救的同時,急診醫護人員各司其職,插管的插管,急救的急救,給藥的給藥,紀錄的紀錄,也有人指引太太和小孩到急救室外頭,並默默地拉上了簾子,關上急救室的大門。


不忍心讓家屬以及身旁的小孩,看到病人急救的樣子,畢竟對於不是天天在看急救或生老病死的醫護人員,這樣的畫面有可能會印在腦裡一輩子,也有可能會痛苦一輩子。


急救仍持續進展著,連經皮心肺輔助系統都用上了,醫療端能做的都做了,病人仍舊沒有回覆自主呼吸心跳的跡象,此時的我,隨著時間一點一滴流逝,內心一股不願面對的心情慢慢浮現。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急救後,在醫護人員用盡全力過後,病人仍舊回天乏術,宣告死亡。


脫下手套,看著像是戰爭過後的場景,內心默默感謝著很棒又很有效率的夥伴們,在這場與死亡搏鬥的過程中,雖然我們輸給了死神,但我們都盡力了。


走出急救室的門之前,回頭端詳了躺在病床上經過急救中年男子的樣貌,深吸了一口氣,下意識的抬頭再次看了時鐘,接近下午四點鐘。然而平時不怎麼顯眼的日期,今天卻突然像放大了似的呈現在我眼前,8月8日?不正好是父親節嗎?腦海中想到剛剛那個站在男子太太身旁的小孩,瞬間的我腦袋一片空白。


我的腦袋大概當機了一會兒,不確定有多久的時間,直到回過神後,我邁著沈重的腳步,走出急救室。


此時另一位一同參與急救的醫師,已經在急診相對安靜的角落,和坐著的家屬,已委婉且緩慢的方式,解釋整個急救的過程以及最後心碎的結果。


從與他們有一小段距離的側面,雖然聽不到對話的內容,但我看到了男子妻子的淚水已經佈滿了臉頰,握著小孩的手是越握越緊,隨著病解接近尾聲,她已經泣不成聲。而我此時,已經走回座位上,繼續處理著其他手頭上的病人。


大約過了半小時,急診的同仁已經初步將病人的遺容打理好,病人的太太整理好情緒,將小孩抱起到懷中,走向急救室欲見先生最後一面,途中剛好經過診間前面,而我隱約聽到她故作鎮靜跟堅強的和小朋友說:爸爸今天不會跟我們一起吃晚餐了,爸爸可能之後也都不會回家了。小朋友天真的臉龐似懂非懂,還不斷地問著為什麼?


我閉上了眼,淚水不爭氣的佔據了眼框,八月八日對於一般人來說應該都是和家人團聚慶祝父親節的日子,但我無法想像未來這個節日,對於這個家庭的他們來說,會是怎樣的一個心情和光景。只能內心默默祈禱,願他們早日度過最黑暗的時期~



#medicine #doctor #emergency #er #patient #taiwan #heartbreaking #story #hope #fathersday #88 #august #8th #resuscitation

23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