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食空針直直落,是要撿還是不要撿

學姊值班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想知道嗎?



記得以前剛進臨床的時候,對於大多數的事情都覺得很新鮮,總是充滿對未知事物的好奇與熱情。當然,剛進醫院還在學習的階段,每次對於學長姐在醫院值班都覺得很熱血很有趣,也都會期待有沒有可能遇到一些白天看不到的急症。因此只要有機會,都會主動留下來跟學長姐值小夜班學習。


依稀記得當時剛進臨床輪訓小兒科,晚上小夜和學姊待在護理站處理手邊工作,當時的我主要還是以觀摩學習為主,夜班的人力當然不會像是白班人手那麼多,護理站也常常除了值班人員外,空無一人。


當然隨著年紀增長,在醫院值班以及上夜班已經成為常態和生活的一部分,回想年幼無知,青春熱血,總是會感嘆一番。就像現在的我,沒有辦法理解學弟妹為什麼放著可以休息的時間或是屬於自己的時間不用,要留下來跟學長姐一起值班或上夜班,浪費美好的青春。


所以當時值班的學姊看我很認真的在旁邊但什麼都不能做卻又對所有東西都充滿好奇的時候,也會忍不住跟我聊聊,詢問我留下來的動機。


那天剛好是相對風平浪靜的一個晚上,所以學姊處理完手邊的工作之後,就在護理站和我分享一些過往的經驗,後來我記得我問了學姊一個問題:一個人晚上在醫院或護理站值班會不會很無聊或很可怕?有沒有什麼印象最深刻的事情?


我原本以為學姊會跟我分享遇到很棘手或很罕見的疾病或狀況,但學姊卻跟我說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情,是某一次夜深人靜的晚上……


那個晚上,其實也就跟普通晚上一樣,沒有什麼特別,學姊值班的區域是小兒加護病房,一如往常地在護理站寫著病歷紀錄,內心抱怨自己命苦,已經輪值這禮拜的第三班夜班的時候,護理站的生命徵象監測器發出了警示聲。


通常在加護病房裡,因為狀況比較嚴重,每一床都會監測生命徵象,也會連接到護理站的大螢幕上,方便護理站的醫療人員隨時了解每一床病人的狀況。


當然,學姊聽到了警示聲,看了一臉床號,內心納悶了一下,這一床小朋友已經在加護病房住了好幾個月,一直都呈現昏迷的現象,最近臨床跟生命徵象都還算穩定,怎麼會警示聲響。但納悶歸納悶,還是起身從護理站走去床邊評估病人。


因為加護病房裡面通常都是一間一間會稍微做分隔,此時裡面只有學姊跟一個3歲昏迷已久且用呼吸器維生臥床的小男孩。


站在床邊,評估的學姊看完病人後覺得好像沒什麼緊急的狀況也沒有特別的變化,心中正納悶著為什麼警示器會響,想說在密切觀察一陣子,正要轉身走回護理站的時候,聽到東西掉落的聲音……轉過身來,發現,原來是平常餵小男孩吃東西的灌食空針掉到了地上,不以為意,想說可能是自己的衣服或是白袍勾到床邊的東西,於是彎腰把灌食空針撿起後,清洗乾淨,放到床邊的小櫃子上,走了出去。


但才剛邁出腳步,又再次聽到東西掉落的聲音,轉身一看,怎麼又是那隻灌食空針掉到地上。剛剛不是才撿起來放好嗎?內心滿是疑問的學姊,又再次把空針撿起來洗乾淨後放到小櫃子上,而這次,還評估桌子是不是有傾斜的情況,且小心翼翼的確認空針擺得很穩定不會有滑動的可能性,才又轉身走回護理站。


這次走了幾步之後,又再度聽到空針掉落的聲音,這時候,學姊再度轉過身,昏迷的小朋友依舊和平常一樣躺在病床上,沒有任何一點動靜,只有生命徵象儀器上面心跳跟血壓稍微變快一點。


連見過大風大浪的學姊此時也忍不住覺得內心毛毛的,這時候學姊赫然想起她的學長姐曾經說過的一句話:加護病房的小朋友有時候半夜會比較頑皮,只見學長姐嘴邊掛著一抹淺淺的微笑,但當時的她完全沒有意會到是什麼意思,而現在的她,突然把這樣的場景和學長姐的那句話兜了起來。


可是現在整個小兒加護病房只有她一個人,只好故作鎮靜,對著躺在床上的小男孩說:弟弟,阿姨現在晚上值班很累,你可以不要再玩了嗎?再玩阿姨就要生氣,不幫你撿東西囉!我只再幫你撿最後一次喔!


想當然爾,整個加護病房就學姐一個人對著空氣講話,沒有任何人回應,包括躺在床上昏迷的小男孩。


在講完這句話之後,儀器上的血壓跟心跳就慢慢的回到正常的範圍。當學姐再度轉身後,那一個晚上,灌食空針都沒再掉下來過,而護理站的生命徵象監測警示器,也都沒有再響過。


#medicine #doctor #emergency #er #patient #taiwan #story #unexplained #terrified #ghoststory #feeding #syringe


83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